日文原文及圖片版權皆寶塚所有

ACT.2

第一場A キッチュ

《キッチュ》

魯契尼(提 著相機上場):「啊!有好多漂亮的大姐啊!

這不是星組的可愛小姐嗎?

來,我要照了唷!

嗯,這張相片可是要送要伊莉莎白皇后那兒的喔。

咦?你問我為什麼?」

 

魯契尼:伊莉莎白向世界各地的大使下了命令,

將各國中第一美女的照片送回來。

「這是真的喔!」

收集回來的照片有兩萬五千張!

「你相信嗎?」

為什麼要這樣收集美女的照片呢

「你知道嗎?」

是為了與映照在鏡子中的自己作比較,到底哪方比較漂亮,

キッチュ!她自己知道,

キッチュ!美貌是會漸漸衰退的,

キッチュ!掌握在手中的權力也是會漸漸失去的!

 

「我拿到了要送去給皇后的照片。

~

伊莉莎白利用她的美貌在匈牙利是行得通的,但是

 

在維也納,還是一樣由蘇菲執牛耳,

而在匈牙利,伊莉莎白的人氣卻到達了最高點,

皇帝壓制了獨立運動,讓匈牙利成為了一個新的國家,

「了不起!」

但是國王是由自己來擔任,伊莉莎白則成了王妃 OH

 

キッチュ!雖然換了國家

キッチュ!但是國王卻是同一人

キッチュ!伊莉莎白她

キッチュ!成為了匈牙利的王妃

キッチュ!

 

第1場B  ブダペスト戴冠式

 《エーアン》

魯契尼:「

不久就是戴冠儀式的開始。

人們都狂熱了起來,

但是,讓民眾們可以如此接受的並不是新國王,

而是女王陛下的功勞

然而,感受不到喜悅的人們也是存在著的。」

 

エルマ等:

「終於還是做了」

「總而言之,至少匈牙利還是保有自治權吧」

「你真的這麼認為嗎?」

「雖然說是奧地利和匈牙利的二重帝國,但是主導權還是在奧地利手中」

「沒錯!在沒有打倒那個皇帝之前,是不可能真正得到獨立的」

「然後匈牙利就這樣繼續被皇后的美貌給欺騙下去」

「要開始了」

 

民眾:向悲傷說再見,萬歲、萬歲 、伊莉莎白

迎向新的喜悅,萬歲、萬歲 、伊莉莎白

我們將得到救贖,萬歲、萬歲 、伊莉莎白

引導著我們,萬歲、萬歲 、伊莉莎白

伊莉莎白!

 

法蘭滋:告別古老的枷鎖,為了建立嶄新的橋樑。

伊莉莎白:兩國之間的友情,就從今天開始吧!

 

Tod:妳可以這樣微笑著也只有在這個時候了,

災難的種子是妳自己種下的,

再也沒有任何人可以停止齒輪的轉動。

 

民眾:我們將得到救贖,萬歲、萬歲 、伊莉莎白

(魯契尼:短暫的女王)

 

引導著我們,萬歲、萬歲 、伊莉莎白

(魯契尼:就讓你知道,只有現在了)

 

 

魯契尼:HAHAHA

眾:伊莉莎白、伊莉莎白……

魯契尼:伊莉莎白、伊莉莎白

 

(--以下這段是只有在花組才有的喔,因為很喜歡歌詞所以還是擺上來-)

註:花組Tod─春野壽美禮;伊莉莎白─大鳥れい

Tod:自由飛翔吧伊莉莎白:誰?

Tod:海鷗伊莉莎白:是你(大鳥這個地方唱得很好,聽得看到Tod覺得很厭煩.../笑)

Tod:暴風雨的夜晚我也會陪在妳身邊

伊莉莎白:我已經可以一個人飛翔 我自由了

Tod:只有我可以給妳自由伊莉莎白:你給我自由

伊莉莎白:我終於走出去了 不要阻礙屬於我的道路

Tod:不管你如何強烈地拒絕我  總有一天妳會索求於我

         握住我的手 與我一起共舞吧

         在我希望的時候 隨著喜歡的音樂

伊莉莎白:如果要跳舞 即使在生命走到盡頭的時候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會一個人跳舞 在你的面前

Tod:對妳來說我是不可或缺的伊莉莎白:就算只有我一個人我也可以走下去

Tod:妳就快要憎恨這個人生伊莉莎白:我才開始愛這個人生

 

如果要跳舞 也要與我選擇的對象

在想跳舞的時候隨著喜歡的音樂

如果要跳舞 就算在這個世界結束時

只與唯一所愛的那個人

如果要跳舞 全部都由我自己來選擇

(-以上,伊莉莎白很帥!尤其是『一人舞う あなたの前で』這句vvv-)

 

 

 第2場 ラピリンス(迷宮)

ママ、どこにいるの?

《寂寞的小魯道夫,伊莉莎白即使奪回孩子的教育權,也沒啥在管小孩啊= =》

魯道夫:「媽媽!」

魯契尼:「皇太子魯道夫殿下!」

 

魯道夫:「媽媽?媽媽……

 《老實說...宙組的這個小魯道夫......唱得不夠好哪....../嘆》

魯道夫:媽媽妳在哪裡?妳聽得到嗎?

我覺得好冷,請來抱著我吧

大家都說我會打擾到媽媽...

我連待在妳的身邊都不行嗎?

媽媽,房間真的好暗,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,覺得好恐怖

哭泣的時候沒有任何人過來,只丟下我一個人

Tod:你媽媽她聽不到的。

魯道夫:「是誰?」

Tod:是你的朋友唷,只要你呼喚我就會過來這裡。

魯道夫:「真的嗎?」

Tod:絕對會的。

 魯道夫:我會成為強壯的英雄的。

這邊我主要只是想放姿月弄頭髮而已(笑)

很喜歡姿月的假髮vvv

加上他又常常撥頭髮,超可愛的啦vvv

昨天就殺死了一隻貓。《有必要去殺貓嗎...》

是為了試一下我的勇氣,但是覺得牠有點可憐。

啊―媽媽妳為什麼要出去旅行呢?

也帶著我一起去吧

就算只有妳在家的時候,也請不要讓我一個人

 《伊莉莎白也讓自己的孩子跟自己的幼年一樣,望著父親的背影祈求帶著他一起走》

蘇菲:「咳咳」

魯道夫:「嗚哇~~(跑走)《可怕的奶奶出現了XD》

 第3場 ラピリンス(ゾフィのサロン)

《皇后の勝利》

蘇菲:令人無法忍受!這是君主制的危機!

一開始看到出雲綾的妝真的會嚇到(笑)

不過現在看習慣了

基本上比起伊莉莎白,我可是支持蘇菲的喔!

加上出雲又唱得超好呢~~很讚的太后!

我的兒子現在對皇后唯命是從,

這是她的勝利

 

臣:這是嚴重的事態

臣:解決的方式

臣:要趕快找出

臣:將權力從皇后那裡奪回

 

臣:因為討厭教會,連作彌撒也不可以

       對於教育也過度地批判

臣:和匈牙利的進步派合作

       連大臣的任命都是由她主導

蘇菲:真是隻狐狸精!

蘇菲:皇帝陛下並沒有發覺,這是君主制的危機

(臣:這是勝利,是她的勝利!)

臣:必需要趕快解決,將權力從皇后哪兒奪回

臣:不過,會變成這樣也不是不能理解

蘇菲:為什麼?

臣:陛下畢竟也是男人啊

臣:她太美了《讚嘆貌/笑》

蘇菲:美麗的女人可多得很!

(蘇菲像是想到了什麼,與大臣們圍著討論)

臣:OH 原來如此!

臣:真是有趣的點子!

臣:以眼還眼、以劍還劍,

對付女人(就要用女人來對付)《這邊我很喜歡喔~》

用比皇后還要漂亮的女人!《有這麼容易找嗎/笑》

 

蘇菲:「但是要到哪找比皇后美麗的女人」

臣:「非常簡單啊!在維也納,紳士們的社交場所或是有很多年輕的女性聚集的沙龍有很多

蘇菲:「(略陛下怎麼可能去那種地方」

臣:「對了,就到秘密的俱樂部吧」

蘇菲:「那怎麼行!」

臣:「那麼

臣:「我有個好主意!(略

蘇菲:「你以前就做過這種事了是吧,大司教大人」

臣:「不……是稍微……

蘇菲:「啊好吧,我就同意吧,但是要注意,可不能變成醜聞!」

臣:「就交給我吧!」

 

蘇菲:這是我們的勝利!一定會贏過她!

我們會贏得勝利!

 

第4場  王宮の食堂

《マダン・ボォルフのコレクション》

臣:「陛下!」

法蘭滋:「啊」

臣:「今天的午餐是

法蘭滋:「是什麼樣的料理」

臣:「(略ました。」

法蘭滋:「是怎樣的?」

臣:「雞和魚。是ヴォルフ夫人的收集」《這個雞跟魚真的很絕/笑倒》

←雞!
←魚!

ヴォルフ夫人:不用有任何的顧慮,請盡情享用吧!

現在品嘗的話,是新鮮又多汁唷!

調味或是享用方式,只要你高興,

都隨著你的喜好

 

魯契尼:召集了維也納的美女

ヴォルフ夫人:這是ヴォルフ夫人的收集

有プッツン(急切)的瑪莉(マリー)、年輕活潑的羅蜜(ロミー)

塔琪安娜(タチアナ)則是帶著危險氣息

喜歡年長的話,還有ミッツィ

然後是最特別的瑪蒂蕾娜(マデレーネ)

 

魯契尼:不管怎麼看,到處都是妖豔又美麗的女人

 

ヴォルフ夫人:不用有任何的顧慮,來吧請盡情享用

就算是多了不起的人物,也不需要禮儀

直到滿足你的食欲為止,就請用你喜歡的方式

 

瑪蒂蕾娜(黑天使)開始引誘法蘭滋,法蘭滋接受了她的誘惑,此時魯契尼則拍下了兩人的親蜜照片

魯契尼&ヴォルフ夫人:沒有任何的顧慮和羞恥,盡情地享受了,

不管是怎樣多了不起的人物,男人就是男人

只要滿足了食欲,

我收下鉅額的酬勞就回去

 

魯契尼:「拍下的照片會到誰的手中呢?HAHAHA

第5場 王宮のエリザベートの運動の間 

皇后の絕食

女官長:「這是多麼地不知羞恥!---スタレーィ,皇后她有吃些什麼嗎?」

スタレーィ:「不,她什麼都沒吃,只顧著作體操」

 

女官長:陛下,妳聽得到嗎?

伊莉莎白:聽得到

 

我可以進去嗎?

伊莉莎白:不行

 

女官長:因您逐漸消瘦,所以來看看您,

陛下吃點什麼吧

(三天來什麼都沒吃)《會死啦......》

準備了有湯

(連沙拉也都沒吃)

您只不斷地作體操,這會損害您的健康

(為了維持體型,損害了健康)

 

女官長:「我要進去了」

伊莉莎白:「----(在平衡木上)

女官長:「皇后陛下,請快點停止,再這樣下去您的身體會

伊莉莎白摔下平衡木

女官長:「快去叫醫生!(略,椅子!快點搬過來!皇后陛下您沒受傷吧!」

 

女官:「醫生請來了」

女官長:「醫生

Tod(偽裝成醫生):「怎麼樣了嗎?」

女官長:「應該是貧血吧,什麼也不吃,只顧著做體操不管蘇菲殿下和我怎麼說,她一點都聽不進去」

伊莉莎白:「你們都退下」

女官長:「皇后陛下!」

Tod:「請讓我來吧,你們都先退下」

 

Tod:妳的脈搏

(伊莉莎白:沒事的)

Tod:有點發燒

(伊莉莎白:這很普通)

Tod:蒼白的臉色

這種做到倒下的節食,為什麼還要繼續下去?

為了保持妳的美貌,吸引了皇帝陛下目光,

只為了贏過蘇菲,只剩自己的生命其他什麼都沒有(生きす)

這是多麼虛無的戰鬥。

伊莉莎白:陛下他是愛我的

Tod:妳相信他嗎?

(伊莉莎白:當然!)

Tod:真是太天真了!

人不都說英雄都是好女色的,即使是陛下!

伊莉莎白:來人啊!《這傢伙真吵,誰來把他趕走?/笑》

Tod:如果他背叛了妳,妳要如何活下去?

伊莉莎白:「這是不可能的!」

 

Tod遞出了前面魯契尼拍下的相片,伊莉莎白受到了打擊

 

Tod:「這是在皇宮的某處看到的東西」

伊莉莎白:「這是他的屨……

Tod:「這就是他的愛嗎?」

伊莉莎白:「我到底該怎麼辦要我怎麼活下去……

Tod:「那就選擇死亡吧!!」

伊莉莎白:「是你!!」

《伊莉莎白認出Tod後,Tod脫去帽子與大衣,再次勸誘伊莉莎白自殺》

這邊真的超帥的喔!不過我只截畫面而已

看不太清楚,就把帽子圈起來囉XD

這個是大衣XD,帥爆了~姿月!

好像只有姿月是直接脫完丟到地上的XD

Tod:就趁現在做決定吧,來到黃泉之國

我會愛著妳,就只有我們兩人

伊莉莎白:等等!在這之前,我會先對他關閉心扉,

他若是犯下了最過,我將得到自由

 

Tod:別欺騙自己了!妳根本不愛那傢伙

妳所愛的人,應該是我才對!

 

伊莉莎白:不對!!

原本Tod拉著伊莉莎白的手再丟下

這邊也是帥到不行喔

姿月的Tod真的迫力十足!

簡單來說就是─超兇的!(笑)

伊莉莎白:「你如果真的是死神的話,雖時都可以奪走我的生命 ,但是,我還是不會愛你的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出去!」

再次的shock...(笑)

Tod拿出了之前伊莉莎白本來想用來自殺的短劍

伊莉莎白:「那是

Tod:「妳想死的時候我會再來的」

 

 第6場 安らぎのない年月

魯契尼:「失意的皇后陛下像是沒有終點般地外出旅行,在維也納的人們都擔心地等待著她的歸來」

 安らぎのない年月

魯道夫:到底要到什麼時候,您才會回來

蘇菲:說是為了治療

臣:在歐洲各國持續著旅行

法蘭滋:我不會再犯下同樣的過錯

(都沒有回來)

我會一直等著妳的歸來

(持續著旅程)

 

女官長:皇后陛下一刻也不休息地持續著行程

一天八個小時都只為跟著皇后身體就快受不了了

 

從愛爾蘭到地中海

在希臘的小島上建了別墅

(現在,她到底在哪裡)

 

雖然也去了布達佩斯,但是就是不想靠近維也納

(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回來)

 

魯契尼:很快地,時間就好像瞬間流逝,經過了多少年歲,

蘇菲終於也走到了生命的終點,但是,

「即使敵人已經消失,伊莉莎白還是沒有回來。」

 

法蘭滋:母親已經不在了,妳就回來吧

(她並沒有回來)

現在的我只思考妳的事

(持續著旅程)

 

女官:皇后陛下她隨著心情(nの向くまま)

即使到了一個地方,也無法靜下心來

(法蘭滋:現在這個時候,她又到了哪個地方)

騎了馬、乘了船、然後搭了列車,接下來又要往哪裡去

(法蘭滋: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回來)

 

魯契尼:皇太子已經長大成人,渴望著母愛

父親又是如此地嚴厲,整個家族總是這樣擦身而過

 

魯契尼:「皇后陛下會這麼忙碌還有另一個原因,那就是訪問病院。」

 第7場 ウィーン郊外のある\合病院

病院

「陛下!」

 

醫生:「還讓您特地駕臨這裡,我們真是感到非常地光榮!」

 

伊莉莎白跟患者握手,有患者獻上了花束

伊莉莎白:「謝謝」

 

ヴィンディッシュ小姐:さぁ 皇后親自伸出了手

(さぁ 皇后自ら手を差し延べているのよ)

 

醫生:「快阻止她!」「是!」

 

ヴィンディッシュ:為什麼妳不向我下跪,我是伊莉莎白!!《這個精神病患演得很好!》

 

醫生:「真的非常抱歉!」

伊莉莎白:「沒關係的。」

 

伊莉莎白:妳好好看著,我是

(ヴィンディッシュ:妳好好看著,我是)

皇后伊莉莎白

(ヴィンディッシュ:皇后伊莉莎白)

伊莉莎白:「妳

ヴィンディッシュ:這個人在說謊

伊莉莎白:「這是真的。」

 

ヴィンディッシュ:住口!誰來把這個人趕出去!

 

醫生:「快住手!」(並抓住了ヴィンディッシュ)

 

ヴィンディッシュ:這是命令!HAHAHA

 《魂の自由》

伊莉莎白:如果可以交換的話,就讓我跟妳交換吧

如果妳可以忍受我所承受的孤獨

《這個地方我沒有截圖,想說看起來有點恐怖所以.../笑

    花總的伊莉莎白真的很酷,非常有威嚴

 這個時候的伊莉莎白內心OS應該是:妳懂什麼!妳怎麼能了解我有多麼痛苦!

 像白城或是大鳥的伊莉莎白又是另一種風味》

啊啊―妳的靈魂是自由的

是的,自由!

啊啊―即使我的靈魂持續著旅程,但還是被束縛著

相較之下,妳是自由的

 想像飛鳥一般得到解放,在夜空中飛行,朝向光明為目標,

但不迷失自己,只有我自己

 

魯契尼突然出現並拍下了照片,伊莉莎白馬上掩面離去 》

女官長:「無禮的東西!」

魯契尼:「失禮了!」

 

魯契尼:「就在她持續不斷旅行的時候,家族間也發生了不得了的大事

 8場  ラピリンス

魯道夫:「父親!為什麼您就是不能理解呢?再這樣下去ハプスブルク真的會被擊倒,捨棄古老的制度,建立新的ドナウ連邦,結合各民族(?),除此之外,沒有其他的辦法了!」

法蘭滋:「魯道夫!!你何時成為(-----)」沒想到會聽到身為皇太子的你說這種話在我這條命還在的時候,我是不會讓ハプスブルク600年歷史發生這種事的」

魯道夫:「父親!!」

法蘭滋:「若是你還不改變想法,我會考慮修改王位的繼承人

《闇ががる》

《我最喜歡的一段!這首歌真的超好聽~~~vvv》

Tod:該是結束長久以來沉默的時刻了,就像你想的(君は思い出す)

與你小時候的那個約定,只要你要求,我就會出現

魯道夫:我不會忘記我的朋友,只是現在,我感到了非常地不安就快要崩潰

Tod:就讓我陪在你的身邊吧

Tod&魯道夫:黑暗已經開始擴散,人們卻什麼也沒看見,

姿月跟朝海的Tod跟魯道夫

我認為是所有組裡最美形的一對(笑)

因為姿月又高,動作大又很夠力

加上朝海小小隻,簡直就像被姿月甩著好玩的XD

有人在嘶吼著,想把聲音都作一個依靠在徬徨著

黑暗已經開始擴散,這個世間也將接近尾聲

 

魯道夫:世界往下沉淪的時候,非要執起船舵不可,

但是我卻什麼都做不到,就這樣被束縛著

 

Tod:不幸已經開始漫延,這樣看著不管可以嗎?未來的皇帝陛下!

魯道夫:我無法忍受!

 

Tod&魯道夫:黑暗已經開始擴散,人們卻什麼也不知道,

有人在嘶吼著,隨著革命的歌曲舞動,

黑暗已經開始擴散,這個世間也將接近尾聲

我超愛這裡的啊!(大心轉轉)

不過我沒截到更接近的圖

魯道夫就像被Tod吸過去一般

不過下一秒就甩開Tod...

Tod:你想視而不見嗎?站起來吧!

坐上王座!

魯道夫:王座!

 

Tod:黑暗已經開始擴散,該是站出來的時候了,

能夠拯救這個逐漸沉淪的世界只有你了

黑暗已經開始擴散,皇帝魯道夫即將挺身而出!

 

第9場  ハンガリーの立運動

魯契尼:「還記得這家店吧?(---)

エルマ他:「喂!老爹!拿瓶酒來,要匈牙利製的!」

魯契尼:「是、是!來了!」

 

エルマ他:「讓匈牙利獨立吧!」

エルマ他:「殿下!」

魯道夫:「還是不行,我無法說服父親」

  ハンガリー立運動

眾:皇太子與皇帝決裂了

(魯道夫:為了防止ハプスブルク的崩壞)

 

眾:必需結合德國的力量來保護我們的國家

(魯道夫:為了與獨立運動作結合,這是有必要的)

 

眾:殿下!德國在覬覦著 (魯道夫:沒錯!)

帝國的分裂 (魯道夫:分裂)

在那之前,嶄新的(魯道夫:連邦)連邦!

必須重新組成新的ドナウ連邦

(魯道夫:ドナウ連邦)

 

Tod:是打倒帝國政府的時候了

如果是趁現在,還可以救得了ハプスブルク

 

(眾:沒錯!)

魯道夫:但這樣一來我就是反叛者

(不是的)眾:是成為救世主

魯道夫:「不對!」

眾:匈牙利的王冠 (王冠!)

正在等著您!

魯道夫:「匈牙利國王!」

在魯道夫的想像中他戴上了王冠,並有伊莉莎白的笑容迎向著他,但是黑天使卻取下了他的王冠,他追也追不上

各組只有宙組這邊有照到伊莉莎白

十分喜歡這邊

看到這裡就覺得,其實魯道夫就是缺乏母愛

想表現給伊莉莎白看而已吧?

 眾:我們將得到救贖,萬歲、萬歲 、魯道夫

引導著我們,萬歲、萬歲 、魯道夫

 

魯道夫 魯道夫 魯道夫……

 

Tod&眾:來吧!站起來吧!與我們一起!

現在逃避的話,將不會再有第二次的機會!

 

於是他們進行了起義,卻遭到了失敗的結果

魯道夫:「エルマ!你們住手!」

士兵:「殿下!!?」

法蘭滋:「這就是ハプスブルク家的繼承者該做的事嗎?」

魯道夫:「父親!我

法蘭滋:「什麼都不要說了!我不想聽。這件事我不會處份你,但是,你要繼承這個王位,我看是很難了

 

魯契尼:「就在魯道夫失志的時候他長久以來等待的人終於回來了

 第10場 王宮の控えの間

《僕はママの鏡だから》

魯道夫:我一直在等著媽媽的歸來

想跟您兩個人單獨地談談

我們兩個是相似的同伴

在這個世界,找不到可以讓人覺得安穩的場所

我是媽媽的鏡子,

所以我的一切、我的所想媽媽應該都明白才對

 

伊莉莎白:我不太清楚,因為我們已經好久不見了《伊莉莎白.....妳小孩真的好可憐哪......》

 

魯道夫:「讓我跟您說明吧」

已經陷入是最慘的情況了

現在的我孤立無援,誰也幫不了我

只有媽媽可以說服得了爸爸

媽媽在從前 (伊莉莎白:政治的話題嗎)

曾幫助過匈牙利成立ドナウ連邦 (伊莉莎白:那是以前的事情了)

現在要將快滅亡的ハプスブルク拯救的道路已經消失

 

伊莉莎白:「對不起,魯道夫。」

我無法去請求陛下,你已經是成人了,你應該可以用你自己的這雙手來解決問題

「晚安,魯道夫。」

可憐的魯道夫...

他應該要把事情的嚴重性具體告訴伊莉莎白才對...

如果伊莉莎白肯幫他的話.....魯道夫就不會死了...

不過這一家人本來就沒有所謂的幸福啦...

第11場  鏡の間

魯道夫:「這麼一來我就沒有再活下去的意義了

Tod:你想死嗎!?

 《死の舞》

Tod與黑天使引導魯道夫走向死亡之舞,魯道夫舉槍自盡 》

自殺這邊我也是最喜歡朝海的演出喔

大概是因為她眼睛瞪得最大吧(笑)

我一直在想不知道Tod到底在做什麼XD

姿月的倒是還好,不過看過別組的表演就會覺得...

Tod你是不是在吸靈魂啊(笑)

12場 葬儀 

死の嘆き

《得知魯道夫的死,伊莉莎白傷心欲絕...》

伊莉莎白:魯道夫,你在哪裡?你聽得見嗎?

覺得冷嗎?在顫抖嗎?

媽媽為了保護自己,所以丟下了你

這個罪過無法消除

 

法蘭滋:你們都退下

 

伊莉莎白:我們就像是彼此的鏡子,在這個世間無法好好休息

現在,你在最後終於得到了安息

 《Tod出現在魯道夫的棺木上》

是你!是你奪走了我的兒子!

我已經無法再等待了!我不想再痛苦下去了!

我把我的生命給你,就讓我死吧!

 《伊莉莎白走向Tod,Tod抱住她,陶醉(?)了兩秒突然反應過來?將伊莉莎白丟開》

Tod:妳還沒愛上我!死不是用來逃避的!

看得清楚嗎?伊莉莎白被丟下去

還聽得到「碰!」地摔在地上的聲音bbb

接著伊莉莎白趴在地上慘哭......

《愛と死の輪舞》《其實Tod也是痛苦得半死哪.../苦笑》

Tod:明明只是一個人類,卻讓我如此地顫動。

我不取走妳的性命,取而代之的,

是要妳在活著的時候愛上我,

我已經無法從這份禁忌的愛中逃脫,

這份侵占著我內心的思念,已深刻在我的全身。

這個流著蒼藍血液的傷口,只有妳有辦法讓它痊癒。

我還無法取走妳的生命,

直到我無法再尋求這份愛的極限之前,

我會一直為了成功得到妳的愛追尋而來,

無論何時都會不斷得追尋,愛與死的圓舞曲。

 

 第13場A ウィーンの街角

《新しいウィーンの土{》

魯契尼:「大家看啊,覺得怎麼樣啊,這是維也納最新的土產!」

 

魯契尼:印著皇帝與皇室肖像的馬克杯,

這個微笑下是押抑著人們所不知道的悲傷,

人們只知道說著這個東西在百年後一定會非常高的價值而買下了它

キッチュ!百年以後

キッチュ!將成為收藏品!

皇帝夫婦依舊不斷地擦身而過,一直,

在百年後也許不會覺得稀奇,在當時則是淺薄的夫婦

丈夫無法知道妻子所追求的東西,妻子也一樣無法了解丈夫想要的東西

「伊莉莎白的愛到底在哪裡」

丈夫先行來到了妻子旅行的地點。

 第13場B ジュネーブ・レマン湖畔の散饕D

《夜のボート》

法蘭滋:「妳應該知道吧,我為什麼會來到這裡。」

伊莉莎白:「我想我應該知道。」

 

好恐怖的大鬍子............

法蘭滋:我希望能掌握住微小的幸福

(伊莉莎白:皇帝陛下)

希望接近人生的終點

(伊莉莎白:是兩個終點)

妳只要再一次好好看著我的眼睛,

一定可以化解妳對我的誤會

法蘭滋&伊莉莎白:我們兩個就像是在夜晚的湖中行駛的兩艘船

即使靠近了彼此,但還是會交錯而過,

各自划向各自的目標而行,

 

伊莉莎白:即使兩艘傳遇上了

(法蘭滋:希望妳能了解,妳對我而言是必要的)

也會因為夜晚的濃霧,而看不見彼此

(法蘭滋:希望妳相信我,我是愛著妳的)

 

法蘭滋&伊莉莎白:各自尋求自己的港口而錯過彼此

就像是兩艘船一樣

 

法蘭滋:「妳的港口是?」

伊莉莎白:「我不知道但是我感覺得到有什麼人在等著我」

法蘭滋:「在哪裡?」

伊莉莎白:「總有一天,將會到達的,最終的場所

 第14場 ハプスプルク家の篲q

魯契尼:「キッチュ!總是錯過彼此的一對夫婦!HAHAHA

審判者:「已經沒時間了,魯契尼!該是判定的時候了。」

魯契尼:「給我等一下!還沒有結束啊!」

審判者:「皇帝他是愛著皇后的,怎麼可能會暗殺她?(暗殺したどうでも言うのか)

魯契尼:「搞不好真是那樣呢!」

審判者:「不要給我開玩笑!」

魯契尼:「還有最後的証言啊!!來吧――!」

 

《最後の証言》

眾:所有的證言都將結束的時刻到來,

但是還是沒能看見答案,那就是伊莉莎白的愛,

黃泉的帝王,

皇帝法蘭滋,

兩個男人愛上了同一個人

這場我也超喜歡的喔!

兩個人吵架很有趣XDDDD

能再次看到年輕的法蘭茲真是不錯哪(笑)

魯契尼:Tod閣下與皇帝陛下的最終答辯!

 

法蘭滋:伊莉莎白是我的妻子!

(Tod:只在她活著的時候)《笑》

她是奧地利的皇后

與Tod互瞪!

(眾:她是皇后)

 

Tod:你拯救不了伊莉莎白的靈魂

(法蘭滋:為什麼你會知道)《不用想也知道啊/笑》

 

Tod:她(法蘭滋:她)

是愛我的(法蘭滋:是恨你的)

 《不要吵了...明明伊莉莎白兩個都不愛......= =b》

法蘭滋:她怎麼可能會愛你,因為你是

(眾:黃泉的帝王!)

Tod瞪回去!(笑)

而且如果真是如此,為什麼你不早點奪走她的性命

 

Tod:我是在等待時機《......》

 

法蘭滋:說謊!你在害怕!

(為什麼不奪走她的性命)

你害怕她拒絕你的愛!《說得沒錯哪...》

Tod:不對――!!!

這邊我最最最喜歡姿月『違うーー!』了!

春野的Tod這邊表現得也很好喔

Tod明明就在心虛...因為他知道伊莉莎白不愛他

心虛的Tod............

 

伊莉莎白、伊莉莎白

(誰也不知道,伊莉莎白的那份愛…)

 

Tod拿出了之前伊莉莎白的短劍,魯契尼則接下了這把劍

 第15場 エピローグ・レマン湖畔の散饕D

《愛のテーマ》

「船要出來的唷!」

 

魯契尼:「1198年9月10日,XXX旅館前,----,我從報紙上得知伊莉莎白皇后會來到這裡。」

 

伊莉莎白:「我們快走吧」

女官長:「是!」

伊莉莎白:「船已經開出來了」

女官長:「是!」

 

魯契尼準備刺向伊莉莎白,伊莉莎白本想抵抗,但卻看見了Tod的身影和他的呼喚,》

《伊莉莎白便放下抵抗的手,迎向魯契尼的短劍,短劍刺進她的左胸》

 

 

Tod:現在我來迎接妳了,來到黃泉的世界

 

伊莉莎白:帶著我走吧,到幽闇遙遠的彼岸,

讓自由的靈魂可以安樂的地方。

 

Tod:就只有我們兩個人,一起游過那名為愛的深湖

 

伊莉莎白:有淚水、有歡笑、有悲傷、有痛苦

在這漫長旅程的盡頭,終於掌握在手中

你的愛(Tod:妳的愛)絕對不會有結束的時候)

 
這幕我也是超愛唷~
Tod終於得到伊莉莎白了

不過我們是覺得伊莉莎白應該是因為活累了...

而愛等Tod來殺她吧...

基本上她到底有沒有愛Tod......

我個人是認為不太可能啦......

弄完都快要掛掉了...有夠累......orz

上面一定有一大堆錯...有空再修改 (毆飛)

By ShuHan 08/06/2006

Act.1←回到第一幕